报告2020年电影票房有望达200亿cos动漫人物屡陷著作权侵权风波

396℃

  赵占领则认为,只要是不具备著作权法所讲的合理使用,即为了教学、研究、个人学习等目的所使用,或者是不具备法定许可的情形,那么使用他人作品前都要事先经过权利人授权,通常情况下还需支付费用并且注明出处。

  另据(2015)金婺知初字第142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在优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金华市第一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展览权、表演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被告使用肖恩羊系列卡通形象模型及系列卡通形象毛绒玩具用于商业宣传推广活动。同时,被告安排人员扮演为肖恩羊,在江北店和东阳店商场内与客户互动。

  只有获权利人授权

  法院认定,被告使用小羊肖恩系列模型的行为侵害了原告就小羊肖恩系列卡通形象美术作品享有的展览权。被告通过微信公众号多次发布含有小羊肖恩侵权模型的照片、小羊肖恩形象的文章等进行商业宣传,以渲染气氛、聚集人气,并可供网络用户点阅、下载,构成对上述美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被告的工作人员装扮为小羊肖恩的形象,在商场中与顾客互动发放礼品,侵犯了权利人享有的表演权。

  据郑宁介绍,著作权法规定,有著作权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供图

  赵占领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赔偿损失有三个标准。一是按照原告的实际损失进行赔偿,通常情况下较难证明。二是按照被告的侵权所得赔偿,一般情况下也较难证明。比如,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诉安徽卫视《来了就笑吧》侵权案中,原告主张按照播放量赔偿,但播放量是由很多因素带来的,并非只是因为使用了葫芦娃的动漫形象所带来的,还有明星和推广等所带来的流量,所以也不能按照播放量来计算损失。因此,通常情况下会使用第三个标准,即法定赔偿,由法院根据被告的主观过错程度和侵权情节的严重程度,包括持续时间、影响范围等(播放量是参考因素之一),通过这些因素酌定赔偿金额。”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电影拍摄目的不在于模仿“葫芦娃”,电影情节亦完全不同于《葫芦兄弟》,不是单纯再现“葫芦娃”的艺术美感和功能,而是反映主角年龄特征,属于著作权中“合理使用”的情形。因此,被上诉人的行为未侵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作品的改编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

  判断cosplay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郑宁认为,一个重要标准是cosplay形象与权利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近似,可以从妆容、服装、表演形式以及是否使用了权利作品独创性表达等多个方面进行考察。

供图

  对此,郑宁说,第一是复制权侵权风险,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营利等非正当目的在任何有形载体上“再现”作品的行为,构成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规定的侵害复制权的行为。第二是表演权侵权风险,我国众多商业性质的展会都倾向于把cosplay节目或比赛作为“保留节目”,在未经权利人同意的情况下,组织者很有可能构成侵害表演权的行为,具有承担相应责任的法律风险。第三是改编权侵权风险,cosplay是对原作品内容还是角色的改编,在未经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且出于非正当之目的,可能侵害原作品的改编权。

  那么,cosplay具有哪些侵权风险?

  201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曾起诉电影《陆垚知马俐》,认为影片中男主角路垚(包贝尔饰)身着“葫芦娃”服饰进行表演,构成对著作权的侵害以及不正当竞争行为。

供图

供图

  从复工首月数据来看,最先回到影院的是资深观影用户。灯塔报告显示:2020年复工首月的观影用户,在2019的人均观影频次为同期大盘人群的3倍。复工后的观影用户中,对于战争、犯罪和文艺片的“回归率”最高。而随着《拆弹专家2》、《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外太空的莫扎特》等一批新片的上映,港片、动画和科幻的影迷也将大批回归影院。

  cos动漫人物屡次陷入著作权侵权风波专家分析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二审时认为,电影中,人物形象为采用“葫芦娃”服饰元素的真人造型,虽然这与动画形象在头饰、坎肩及颈部嫩叶的搭配上有些许类似之处,但这些服饰元素部分并不单独构成作品,而且被诉侵权电影角色形象在脸型、眉形、四肢比例等多个方面与权利作品区别明显,未使用“葫芦娃”角色造型的实质性部分,两者在整体造型形象的表达上存在实质差异,不构成实质性相似。二审还指出,影片中服饰元素的模仿行为及相关片段情节虽具有搞笑效果,但观众不会对“葫芦娃”权利作品产生误认,因此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近年来,cosplay被许多人使用效仿,cosplay侵权案件也随之而来。

供图

供图

  侵权争议频频发生

  之后,演员王祖蓝的工作室发表声明称,王祖蓝只是在2016年受邀参加了当期节目,录制全程身着黑白条纹针织衫,并未以“葫芦娃”形象进行cosplay,目前网上流传的配图也并非王祖蓝在节目中演出内容,因配图引发的相关纠纷和争议均与工作室及王祖蓝无关。

  线下娱乐受重创的一年,中国电影票房市场将以怎样的成绩收官?灯塔报告作出了预测:全年票房将达200亿元,约为去年的30%。由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中国电影市场在7月20日重启,开业影城和上映新片数量逐渐上升,票房市场在10月份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第一票仓。

  近日,“王祖蓝cos葫芦娃被判侵权”的话题引发热议。

供图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认为,cosplay的表演者付出了一定的努力,他们的表演行为如果具有独创性,那么也应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表演也是需要原著作权人事先授权的。如果cosplay只是非营利性的个人娱乐,那么构成合理使用,无需原著作权人同意,也无需支付费用,但需要表明原作者的姓名和作品的名称。

  是否构成实质相似

供图